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密码

烟灰乱,梦初醒

已有 63 次阅读  2011-11-24 10:47
  

  叹一盏烛火,
  
  熄灭枕边灰烬。
  
  夜无光,
  
  三尺幽径覆霜。
  
  鞋子的方向,
  
  回廊里转向远方。

  
  若西风吹紧我的薄衫,
  
  你能否幻成屏风。
  
  赐我一帘沉梦。
  
  而那绵薄的抵挡,
  
  都是我初醒时的泪光。

  
  不得冷清,不识尘味。
  
  已然冷清,
  
  我便打翻了烛台。
  
  烟尘淬火终已熄灭,
  
  徒尘味尽染帷帐。

  
  繁华散尽,只知尘味。
  
  

分享 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