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密码

曾经沧海难为水

100已有 257 次阅读  2011-11-06 19:48

许多恋爱中的人,总是喜欢或者习惯于去承诺,习惯于用遥不可及的事物来证明自己的内心,诺言愈坚定执着,诗句愈发优美。其中,最为脍炙人口的大概要数汉乐府中的这首《上邪》:“上邪!我欲与君相知,长命无绝衰。山无陵江水为竭,冬雷震震,夏雨雪,天地合,乃敢与君绝!”未受封建思想毒害的女子,内心纯洁而美好,就连表达爱的方式也是如此率真而热烈。没有故作的矜持和假意的扭扭捏捏,这是她对于承诺的独特姿势,优美而华丽。

中国古代散文诗歌中,不乏关于爱情的诗句:“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”,这是义山的承诺,“在天愿作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”,这是帝王的承诺;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,这是世间所有情侣的承诺。“君当作磐石,妾当作蒲苇。蒲苇韧如丝,磐石无转移”,“ 同心而离居,忧伤以终老”,“花红易衰似郎意,水流无限似侬愁” ,“衣带渐宽终不悔。为伊消得人憔悴”……我们耳熟能详的诗句多的数不胜数。什么地老天荒,沧海桑田,殊不知,爱情经得起轰轰烈烈,却往往经不起细水长流,纵然你有如山的承诺,也抵不过时间一点一点的腐蚀。所以,世人很少能看到地老天荒的爱情,因为往往地未老,天未荒之时,人却早已散落天涯。诺言不过是一剂催痛药,有谁,看得到最美好的结局?杨贵妃集三千宠爱于一身,大唐天子金口玉言亲许永不相弃的承诺,可最终的结局是什么?不也成为牺牲品,魂归马嵬坡。

作为典型的才子型诗人元稹,也曾为亡妻写下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,取次花丛懒回顾,半缘修道半缘君”的千古佳句,以表明心里只有逝去的妻子,妻子走后,再无人可以代替。元稹虽是这样说的,可代替苇丛的人来的竟然是那样地快!纵观元稹一生情事,似乎并没有他自己诗里写的那么专情。如果说《会真记》真是元稹初恋故事自供状的话,他对“崔莺莺”算不算是始乱终弃?相传他也非常爱自己的妻子苇丛,可为什么在这份爱里,还要出现一个薛涛,既然知道自己不能与薛涛长相厮守,何必要累及别人苦苦相盼?我们不能说他四处留情,可历数诗人一生所经历的人,“崔莺莺”、苇丛、薛涛、安仙嫔、裴淑、刘采春,还真是不算少,不知道诗人许过多少诺,又守过多少诺?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”,诗人又何曾做到?

不记得是在哪里看到过一句话:“诺言就像香水,闻一闻,可以让你心旷神怡,可是如果喝下去,就完了”想一想,此人见地真是高明。人生而有两只耳朵,一只耳朵进,一只耳朵出,至于进多少,出多少,全凭自己的意志了,这是造物主的高明之处,省却了世间的许多烦恼。或许我们都曾想都想,守着自己的“沧海水,巫山云”度过一生,可喧嚣的尘世,诱惑太多,歧路也太多,不是有人要棒打鸳鸯,便是为求功名要远走他乡。爱情,该以怎样的姿势坚持才算完美?

分享 举报